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地方依恋理论本科论文范文 基于地方依恋理论的草原旅游开发研究

版权: 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主题: 级别: 范畴: 论文范文编号: 期刊发表: 全文字数:字 投稿作者: 审稿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本文关于地方依恋理论论文范文,可以做为相关论文参考文献,与写作提纲思路参考。

文/ 张 薇

依恋理论

紫鹊界梯田居民地方依恋农业旅游文化遗产保护

旅游地社区居民的地方依恋

旅游微电影营销效果探析——《樱为爱情》《樱为爱情2--五月之恋》为例

大学生婚恋观影响因素

张薇:内蒙古师范大学旅游学院讲师;兰州大学人文地理学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为城市与区域发展、旅游地理。主持国家旅游局“研究型英才培养项目” 一项,主持参与内蒙古自治区级项目10余项。

【摘 要】 地方依恋是指人与地方相互作用产生的情感联系,研究地方依恋理论对旅游区开发和管理以及游客和居民满意度提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基于地方依恋理论对草原旅游开发的主体和客体产生的深层次影响,从居民情感归宿、区域特色和基础设施三个方面提出草原旅游开发的策略。

【关键词】 地方依恋;草原旅游;旅游开发

我国草原旅游开发研究兴于20世纪90年代,主要得益于国内学者对草原旅游的深入研究和内蒙古草原旅游专题规划的出台。在研究初期,研究者关注重点是草原旅游资源开发,根据草原旅游资源特点,分析草原旅游发展的特殊性,在此基础上,提出草原旅游开发选址和发展特色生产,进而影响草原旅游发展。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草原旅游产品设计、旅游区空间布局、开发经营模式和开发主体受到研究者的关注。草原旅游开发就产品设计而言,涉及生态观光、休闲度假、民俗节事、特色购物等;就空间布局而言,主要涉及案例研究区域的分区布局和不同草原旅游景区间的合作竞争;就开发经营模式而言,涉及外来介入和内部自主;就开发主体而言,包括参与主体和收益对象,涉及政府、企业和社区。在众多的草原旅游开发研究中,研究者很少从草原居民与生活环境间的情感关系以及旅游者与旅游环境间的情感关系的角度考察其对旅游开发的态度。本文以地方依恋理论为切入点,考察草原居民和旅游者地方依恋对旅游开发的影响,探寻符合草原旅游可持续发展的途径。

一、地方依恋概述

(一)地方依恋理论的起源与发展

地方依恋理论归属于地方感研究之中,它是对“某些地方与人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依赖关系”这一客观现象的理论升华。1974年, T u an最先根据这一现象提出“恋地情结”(Topophilia)概念[1],后经Williams和Roggenbuck两位学者的深入研究,在恋地情结概念的基础上提出“地方依恋”(Placeattachment)概念[2]。1992年,Williams进一步提出了地方依恋的理论框架,即地方依恋由地方依赖(Place dependence)和地方认同(Place identity)两个维度构成[3]。地方依赖体现了资源及其提供的设施对想要开展的活动的重要性,归属于功能性依赖[4]。地方认同则体现了个体与环境之间的依赖关系,这种关系源于和客观环境有关的个体的信仰、喜好、目的、行为趋向等主观意愿,属于情感性依赖[5]。地方依恋理论引入到旅游领域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成为旅游研究中的热点,并且相关理论和方法已经趋向成熟。地方依恋的理论研究主要集中在概念、维度和影响因素上,在实践研究中,自然资源管理是地方依恋的研究重点,例如国家公园、自然遗产地等。

尽管国外地方依恋研究已经趋于成熟,但我国学者在这方面的研究才刚起步。2006年,黄向、保继刚等将地方依恋理论引进国内,并从旅游的角度开展研究,在西方研究的基础上,构建地方依恋的研究范式即CDEEM研究框架。在之后的时间里,国内学者也开始重视地方依恋的研究,一般以案例研究为主,探讨地方依恋的构成维度和影响因素。胡小海和黄震方以周庄古镇旅游区为例,运用问卷调查法并结合数据统计分析,探讨旅游地居民文化保护的态度和影响因素[6]。唐文跃以南京夫子庙为例,研究城市居民游憩地方依恋的特征,从一个新的视角来审视居民与城市游憩空间之间的关系[7]。国内地方依恋研究在空间上以古镇和城市为主,研究对象则聚焦旅游者和旅游地居民,较少涉及旅游业经营者和管理者以及一般公众。因此,我们应借鉴国外成熟的理论与方法,进一步丰富我国地方依恋研究的内容。

(二)地方依恋理论的相关概念

地方(Place)概念由三部分构成,即地理位置(location),物质形式(material form),价值和意义(value and meaning)[8]。地方所拥有的价值和意义指的是文化因素,它是地方具有社会模式在空间范围内运作具体化的主要因素。地方是相对于空间而言的[9],空间不包含文化的成分,只包括地理位置和物质形式,是用矢量来精确表达的[10]。

地方依恋是指人与地方相互作用产生的情感联系,具体而言是指人与场所之间基于感情、认知和实践的一种联系,其中感情因素是首位[11]。从人文地理学的角度可以看出:地方依恋立足于地方这一具体环境,探讨人与地之间的关系,且人地关系的纽带是感情联系,感情联系的源泉则是个体的价值观、认知等。地方依恋由地方依赖和地方认同两个维度构成,国内学者黄向和保继刚认为,地方依恋的两个维度不能完全区分,只存在比例的差别[12]。

二、地方依恋对草原旅游开发的影响

当前,地方依恋理论已经成为研究旅游地开发同旅游主体和客体间关联机制的重要支持理论,紧扣当前政府和公众号召旅游区可持续发展的希望,对旅游区开发和管理以及游客和居民满意度提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地方依恋对草原旅游开发主体的影响

1. 社区方面

相对于沿海发达地区而言,我国草原旅游资源丰富区域绝大部分位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地理位置的偏僻导致对外交通长期处于落后地位,对外联系不便。这一背景下,地处草原的各类社区其经济收入主要来自于牧业,造成社区经济结构单一不完善的局面。为了改变草原社区的经济现状,近年来,草原旅游开发开始发展起来,这是因为旅游业具有较高的关联度,其乘数效应极为显著,直接或间接地能为当地社区提供大量与旅游相关的就业机会。

但是草原旅游开发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公众最为关注的是草原自然旅游资源的无限制开发和草原人文旅游资源的人为破坏,割裂了草原旅游的原始风貌,受到旅游者的抵制和不满。在地方依恋理论的支持下,草原旅游开发者若将对草原有着深厚感情的当地社区纳入开发管理的决策中枢,可以改变目前草原开发不利的局面,促进草原旅游的稳定持续发展。

草原社区长期与草原融为一体,对待草原,他们有深刻的地方依赖感和地方认同感,比其它外来的机构更了解草原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的秉性,在旅游开发中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草原的原始风貌,减少旅游开发带来的消极影响。同时,草原社区本身也是旅游开发的一部分,是草原人文旅游资源的重要载体,吸引旅游者前来观光和游玩,草原社区担负着宣传草原文化的重要使命,是草原旅游形象的最直观和最形象的代表。

2. 当地居民方面

当地居民的地方依恋体现在功能性依赖和情感性依赖两个部分,即当地居民对草原提供的赖以生存的生产、生活资源和设施的依赖以及居民对世代居住的草原生活环境的个体主观偏好。功能性依赖通过自然环境因子和社会环境因子对草原居民产生影响。在自然环境因子方面,草原特殊的自然环境长期影响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形成了有别于农业耕作方式的牧业生产,当地居民依靠放牧活动获得生活所需,并在长期放牧经验的积累和传承过程中,建立了人与草原和谐共生的良好局面。在社会因子方面,经过历史积淀和民族融合,草原居民形成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民俗风情,如婚丧嫁娶、祭祀礼仪等。潜移默化的民俗文化对当地居民的行为趋向、信仰和喜好产生重要的影响,进而产生深刻的地方依赖。情感依赖通过情感因子对草原居民产生影响。人们对世代居住的区域有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融合亲情形成深深的乡情,使得人们认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地方更适合自身居住,这是个体和环境之间的依赖和认同关系。在地方依赖和地方认同的影响下,当地居民对草原有极其深厚的感情,认为自身就是草原的一份子,草原的旅游开发不能仅是相关企业和部门的一厢情愿,更与当地居民息息相关。地方依恋会促使当地居民参与到草原旅游开发的各项活动中,在推动草原旅游发展的同时,当地居民也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发展自身,提高自身的认知层次、生存技能和生活水平。

3. 旅游者方面

旅游者对草原的地方依恋的雏形形成于其出游之前,他们通过网络、杂志、影视等媒介的传播作用,收集草原旅游地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经过人脑的自由组合,形成对草原旅游地的总体感知,进而产生出游意愿,做出出游决定。在旅游过程中,旅游者通过对草原旅游地的游览和当地民俗文化的体验,形成直接的认知,并且旅游者会将这种直观认知与出游前形成的间接认知相比较,从而验证媒体的草原感知。在旅游活动结束后,旅游者会通过记录草原旅游经历,分享旅游体验等方式总结旅游感知。当旅游者的旅游满意度高于其出行前的期望值,旅游者会对草原旅游地形成正面的评价,最终形成旅游者的地方依恋。地方依恋有助于形成草原旅游的良好形象,推动旅游者故地重游和对草原旅游的忠诚度。同时,旅游者的地方依恋越高,他们对草原旅游资源和环境的保护程度就越大,旅游者对草原旅游过程中的不便因素的容忍,进而促进了草原旅游地的保护。

鲍尔比的依恋理论

旅游论文的参考文献旅游专业毕业论文游戏论文参考文献旅游论文文献综述旅游论文参考文献乡村旅游论文摘要

另外,地方依恋对旅游者的影响随个体而改变,随着旅游者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职业以及居住地等基本状况的不同,地方依恋会呈现出不同的差异。一般而言,年龄偏小、文化程度不高、居住地距离较远的旅游者希望草原旅游开发中多融入参与性强的活动项目,而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高的旅游者则将对草原旅游的地方依恋放在草原自然资源和真实的民俗文化中。

(二)地方依恋对草原旅游开发客体的影响

1. 旅游资源方面

草原旅游资源开发主要对象为完整的草原自然生态系统和原汁原味的少数民族民俗文化。草原旅游资源的开发必须符合草原整体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不能将旅游资源开发同草原的可持续发展割裂开来。目前草原旅游资源开发问题比较突出:诸如开发的资源缺乏原真性,无法满足旅游者体验的需求;民俗文化的资源转化一味追求娱乐性,失去其原有的文化内涵等。这些问题的存在主要原因在于旅游资源的开发没有将旅游者和当地居民的地方依恋情感考虑在内。地方依恋情感有利于保护草原的旅游资源,避免盲目开发和无限度利用,有利于草原旅游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同时,在旅游开发过程中,开发主体将地方依恋情感融入到工作中,可以将一些已经或者即将被遗忘、消失的草原传统民俗文化开发出来获得新生。例如,草原民俗歌舞资源的挖掘和开发,能引发区域内对本民族歌舞的学习和继承。在草原旅游资源开发过程中,当地居民在地方依恋情感的推动下积极参与到与旅游工艺品的开发和制作过程中,例如极具蒙古族特色的皮画、蒙古包饰品等。随着旅游开发的深入带动旅游经济发展,当地居民会更加依赖认同自己生活的草原,从而愿意在工艺品制作上加大投入,有利于民族工艺品的复兴和民间传统工艺的传承。

2. 旅游产品方面

旅游者从草原旅游中获取满意的旅游体验,前提在于草原旅游开发能提供高质量的旅游产品。就旅游者而言,高质量的旅游产品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旅游设施的舒适性,旅游体验的真实性和心理的满足感[13]。草原旅游区以其独特的旅游资源和产品吸引游客,独特性主要体现在完整的草原自然生态系统和地域氛围浓厚的民族风情。旅游者草原旅游体验的满意度关键在于草原旅游产品开发是否具备原真性和参与性。当地居民是草原地区民族文化的创造者和继承者,在地方依恋的情感引导下,当地居民希望本区域的文化能够被旅游者所接受,更愿意成为区域文化的推动者和宣传者。具有地方依恋感的当地居民了解草原文化的独特性和深厚的历史及民俗内涵,可以为草原旅游产品的开发提供有参考价值的建议。同时,地方依恋是当地居民和旅游者共同拥有的,当地居民希望草原文化能够传承并发扬,而旅游者也希望了解并感受真实的草原文化,在此基础上,在地方依恋理论的影响下,当地居民愿意成为草原旅游的一份子,为草原旅游开发献计献策。只有符合当地居民和旅游者意愿的草原旅游开发才能获得旅游参与和开发主体的认同和支持,才能有长久的发展潜力。

3. 旅游环境方面

旅游业被定义为绿色无烟行业是有失偏颇的,这是因为旅游业在发展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日益显著,受到社会大众的普遍关注。尤其是近年来,随着社会公众闲暇时间的增多和经济收入的持续增加,人们的出游意愿和出游行为呈现上升趋势,使得我国旅游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在这一背景下,草原旅游为了提高游客容量,满足旅游者日益增多的需求,各类旅游项目被进一步挖掘开发,草原旅游区域也随之进一步扩大,当地居民们的牧场也纷纷转型成旅游景区。尽管草原旅游发展迅速,但代价也较大,一些草原的自然环境在旅游开发的推进下遭到破坏,人文环境也出现庸俗化、雷同化、西化和汉化的倾向。地方依恋能使当地居民认识到,草原旅游开发必须立足于环境保护才能为居民带来长久的利益;地方依恋也能使旅游者意识到,草原旅游的原真性必须以良好的草原环境为基础,才能获得较高的旅游满意度。基于此,当地居民和旅游者能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并对草原旅游开发的相关部门产生影响,重视草原环境的保护。草原旅游开发过程中,当地居民和旅游者的参与能够对草原环境质量和旅游容量问题给予关注,并且会对旅游企业的环境保护政策和行为给予监督。

三、基于地方依恋理论的草原旅游开发对策

(一)尊重草原居民的情感归宿

地方依恋情感是维系和传承草原文化的重要因素,因此顺利进行旅游开发的前提条件在于尊重草原居民的地方依恋感情。在草原旅游开发过程中,开发主体要处理好当地居民间的多种关系,才能真正实现在尊重居民感情的前提下进行旅游开发。

首先在草原年轻人的地方情感培养方面,利用多种方式进行草原文化的正面宣传和教育,引导当地居民尤其是想要离开草原居住环境的年轻人了解草原悠久深厚的历史文化,认识草原自然生态系统和人文环境的科考价值、艺术价值和旅游价值,激发年轻人的民族自豪感,形成爱护草原自然环境,传承草原民族文化的自觉性。其次在草原中老年人的地方情感保护方面,尊重当地居民的民族文化和传统习俗,改变以往一味追求旅游者满意度和舒适度的盲目开发建设的做法,在旅游过程中利用多种手段对旅游者的不文明现象进行规劝和制止,同时加强对当地居民文化习俗的保护力度,真正实现既要使游客满意又要兼顾当地居民的情感依恋。第三在草原居民的内部凝聚力提高方面,组织各类文化娱乐活动,挖掘各类已经被居民遗忘或将要遗忘的优秀民俗文化,使居民内部形成牢固的草原原生态文化的集体记忆。发挥各类媒体的宣传作用和社区的调节作用,建立融洽的邻里关系,再现草原淳朴的人际关系。第四在当地居民知情权和参与权建设方面,当地居民作为草原的真正主人,草原旅游开发主体要充分尊重他们对草原旅游开发的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例如在草原民俗文化节目的开发方面,开发主体要将尊重居民对这一民俗文化的内涵、理念、意义、方式等的定义,并贯穿在开发过程的始终。

(二)充分挖掘草原旅游区域特色

地方依恋理论认为,就旅游个体而言,旅游体验就是旅游者活动的主体内容,旅游者的满意度决定了旅游景区的质量、感知和竞争力水平;而就旅游总体而言,每一位旅游者的旅游体验内容、时空特点和结构特性,是旅游业规划开发和管理的依据[14]。草原旅游是否拥有高质量的旅游体验和高程度的旅游者地方认同感,不仅会促使旅游者对草原旅游区进行重游活动,形成对草原以及草原旅游组织机构的忠诚度,而且这些忠诚游客还会对潜在的旅游者产生深刻的影响,促成潜在旅游者做出草原旅游的决定和行为。草原旅游区为了获得旅游者的认同感和依赖感,在开发过程中,必须充分挖掘草原区域特色,旅游资源向旅游产品转化的过程必须具备特殊性。例如,旅游纪念品的开发制作必须融入草原符号,体现草原地方特色,使旅游者除草原旅游区外无法购买到类似的产品。旅游活动只有具备草原地方特色,才能给旅游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产生高质量的旅游体验。

草原旅游区域特色还体现在当地居民方面。当地居民是草原旅游发展中的重要环节,他们熟悉草原自然生态系统的联系和循环过程,深受草原传统文化的熏陶,本身就是一种旅游资源,能为旅游者提供特殊的旅游体验。旅游者到达草原旅游区愿意感受当地社区的生活环境和生产环境,所以草原旅游开发不能仅停留在自然资源和民俗文化资源上,而是将当地居民吸收进开发过程中,听取他们对草原开发的建议,在自愿的基础上将他们打造成旅游吸引物,减少旅游开发者和当地居民的利益冲突,实现草原旅游的特色化和精品化。

(三)提升草原基础设施水平

基础设施建设是区域旅游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良好的基础设施,就势必对区域整体旅游效应产生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在地方依恋理论的指导下,草原旅游基础设施水平的提升需要重视两个方面,即地方居民居住环境的提升和旅游配套设施的完善。

在居民居住环境提升的方面,目前旅游开发常见的做法是借鉴美国采用的“排除人类影响”的理念,崇尚“荒野地”的美[ 1 5 ],例如丽江古城开发过程中存在大量搬迁古城居民的现象。搬迁草原居民不仅会产生大量的经济成本,同时会割裂区域传统文化,造成草原原生态文化的失真,引起草原民俗文化价值的损失。因此在草原旅游开发过程中,应摒弃迁除当地居民的做法,在不影响居民生产生活方式的基础上,对居民点进行合理的规划安排,同时要强化当地居民对草原环境的情感性依赖和功能性依赖。草原旅游开发主体要从居住的周边环境、生活设施、民居内部条件等方面满足居民的需求,增加居民的生活满意度和旅游开发支持度。

在完善旅游配套设施方面,草原旅游开发主体根据自身的旅游收益,合理安排时间段,将收益中的部分投入到配套设施的建设和完善中。例如草原旅游区周边公共设施建设、旅游区内部交通线路的规划和交通设施的配套,旅游区外部交通的协调与投入,旅游区内部各类建筑与草原景观的和谐统一等。

参考范文

[1]女同性恋话语的社会性别

[2]《财主底儿女们》中民国时期重庆婚恋习俗文化

[3]电影《失恋33天》语言特色评析

总结

如何写地方依恋理论毕业论文?这是一篇与鲍尔比的依恋理论论文范文相关的免费优秀学术论文范文资料,为你的论文写作提供参考,可作为草原和地方和旅游者相关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上一篇:连南瑶族论文范文检索 从连南瑶族的实践看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

下一篇:Airbnb电大毕业论文 从Airbnb看共享经济下中国短租市场未来发展趋势

延伸阅读